新闻中心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 正文

释放“一带一路”政策红利 共同促进矿业对外合作

来源:中国有色金属报 日期:2017年09月26日 15:14 人气:

“一带一路”倡议是我国综合当前国际国内形势推出的重大举措,对于推动沿线各国经济发展、促进区域产能合作、实现共同发展和共同繁荣具有重要意义。矿业合作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必须加强跟踪研究、争取政策支持、弘扬丝路精神、共促矿业繁荣,构建开放、包容、普惠、共享的资源利益共同体,加快形成互利共赢、协同发展的矿业开发新格局。

“一带一路”矿产资源合作具有良好的合作基础与发展前景“一带一路”的实施为加强矿产资源领域合作提供了重要支撑。自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一带一路”重大倡议以来,中国秉承“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的丝路精神,与各国加强务实合作、协同发展,先后成立了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丝绸之路基金,推进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发布了《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不断促进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为世界经济繁荣经济注入新动力。特别是今年5月召开的“一带一路”峰会, 29个国家的元首和政府首脑,140多个国家、80多个国际组织的1600多名代表出席,充分展示了“一带一路”国家的大力支持与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一带一路”重大倡议被纳入联合国的文件之中,共有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积极支持和参与,7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同中国签署合作协议,一大批重大项目付诸实施,产生了巨大经济社会效益。在国家总体政策的框架下,发改委、国土资源部等有关部委大力推进矿业领域“一带一路”建设,为矿业投资和贸易拓展了更加广阔、更高层次的空间。今年7月,国土资源部出台《国土资源部推进“一带—路”建设行动方案》,从深化国土资源调查合作、促进资源开发合作等六方面提出诸多具体措施,这些举措将为境外矿业投资开发提供更加有力的支撑。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与我国具有良好的矿产资源合作发展前景。“丝绸之路经济带”涉及的中亚、西亚及北非、俄罗斯及东欧地区,以及“海上丝绸之路”涉及的东南亚、南亚地区,均处于世界重要成矿带上,成矿条件优越,矿产资源种类全,勘查开发程度低、潜力大,特别是石油、天然气、铀、铬铁、铜、铅锌等矿产优势明显,与我国合作互补性非常强,是我国未来境外矿产勘查开发和国际产能合作的重要区域。比如中亚地区中亚及里海地区石油蕴藏丰富,是世界第三大石油富集区;也赋存铁、铜、铅、锌、铬、镍、钴、金、锑等有色金属矿产。中国经过30多年的快速发展,为“一带一路”沿线的发展中国家提供了可资借鉴的发展模式。中国企业具有融资优势、技术优势和管理优势,既有相对成熟的勘查开发技术,也有良好的经营管理、人员素质,可以使得矿业开发更加经济、安全、高效。同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也是我国对外交流的重要通道,矿业合作是最好经济合作的最佳契入点之一,在带来繁荣与发展的同时,可以增进各国间的友谊、促进民间合作交流,从而构建紧密的利益共同体,最终形成命运共同体的发展模式,将极大地促进区域和平稳定发展,实现多方共赢,也能保障我国的重要贸易、资源供给通道安全。

“一带一路”矿业合作值得关注的问题全球贸易保护主义和“逆全球化思潮”抬头。当前国际经济形势错综复杂,仍未从全球经济低谷中走出,各国发展经济的愿望更加迫切,贸易保护主义不断升级、全球多边机制不振、各类区域性的贸易投资协定碎片化,甚至出现了逆全球化的思潮。特别是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出的“美国优先”战略,在思想上引发全球新一轮贸易保护主义蔓延,在政策上引发各种保护措施和壁垒。由于经济全球化在带来繁荣和发展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些值得重视的问题,因此有人质疑全球化甚至否定全球化,有些国家将贸易保护主义当作发展经济的“良方”,对世界经济和自由贸易发展造成障碍。据2016年末WTO发布报告显示,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新实施的贸易限制措施从2010年年中的381项激增至1263项。

沿线国家不确定因素应引起高度重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多为发展中国家,部分国家经济发展水平较低、财政支付能力较差、法治不健全和管理水平较落后,加之与我国存在较大的习俗和文化差异,在政治、经济、社会、安全等方面存在一定的风险与不确定性。在“一带一路”倡议下,各国按照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共同发展、加强经济合作,持续推进经济复苏和繁荣,特别是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之后,沿线国家间的政策对接与产业合作将更加紧密,但是部分国家内在固有体制机制、文化传统、宗教习惯等问题仍存在一定惯性,值得高度关注和警惕。比如部分国家的中央控制能力较弱、地方政府权力较大,给矿业合法开采带来诸多障碍;部分国家不同党派之间经济理念差别很大,政党的正常轮替将会造成对外资态度的巨大变化,将会给矿业这种长周期的投资项目带来不确定性。

矿业开发中的环境保护、包容性增长已成为全球共识。随着经济的增长,各国秉承绿色、包容与可持续发展理念,纷纷加强管制,推进矿业企业履行社会责任,要求改进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的质量和效率,提高对利益相关方在环境、健康、安全等方面的保障。若处置不当,将会影响矿产正常生产,甚至造成矿业开发中断、收购搁浅。比如,2016年12月,菲律宾环境与自然资源部已吊销全球镍铁控股公司拥有的三座镍矿的环境合规证书。同时,国际组织也高度重视资源勘查开发中的信息披露、环境保护、社区参与等方面要求,将对矿业企业经营开发产生较大的影响,比如联合国的全球契约、全球报告倡议组织的可持续发展报告指南、OECD跨国公司行为准则、采掘业透明度行动计划(EITI)、国际采矿与金属协会(ICMM)的可持续发展准则等。

中国企业在管理模式、战略规划、风险意识方面还需加强。全球矿业投资历史悠久,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西方矿业公司已经经营了百年之久,形成了相对成熟的跨国经营模式。我国矿业企业大规模“走出去”仅有10多年历史,尚未充分认识到跨国经营的复杂性,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一是我国矿业企业习惯用国内的思维方式应对国际矿业开发,熟悉当地法律、习俗等方面的人才较少,跨文化交流沟通能力储备不足;二是缺乏清晰的战略规划,尚未将企业社会责任整合入企业发展战略,容易忽略矿业开发中的东道国国家利益、社区利益、环境权益等方面,可能引发争议;三是风险防范能力不足,缺乏对风险评估的多角度分析,容易忽视对风险的动态预警,而在风险发生后应对手段和方法也欠缺。

“一带一路”矿产资源合作的建议继续完善矿业对外投资体制机制完善对外投资管理协调机制。当前政府各部门以及地方政府大力推动“一带一路”建设,积极支持我国矿业企业“走出去”。同时,也要看到国际形势错综复杂、境外投资不确定性显着增加等因素,必须在现有体制框架下,进一步构建内部协调机制,统筹考虑地质勘查、资源开发、铁路公路港口电力等基础设施建设及金融支持、国家外交等各方面因素,加强对境外资源开发利用的整体规划和协调推进。

加强对外沟通合作。继续重申中国推动经济全球化的决心与信心,不断加强多边交流与合作机制,提升话语权,完善全球资源治理体系。加强双边的沟通交流机制,促进政策对话与标准衔接,建立常态化沟通协调机制。继续充分利用中国国际矿业大会、中国-东盟矿业合作论坛等重要矿业项目交流平台,加快国内外企业矿业投资与经贸合作的推介和对接,促进实质性项目和交易合作。

做好“一带一路”矿业投资的技术支撑加强地质调查及信息集成。坚持科技引领,加强“一带一路”区域基础地质调查工作。瞄准重要矿种,加快矿产资源赋存特征和分布规律研究,为矿业勘查开发提供基础。集成整合各类地质信息资源,统筹建立面向“一带一路”的地质基础数据库,加强信息资源积累与更新。建设和运行服务于“一带一路”的地质信息服务平台,组成地质调查数据服务网等网站群,实现互联互通、全球共享。

加强“一带一路”风险监测评价。应建立“一带一路”沿线资源丰富国家矿业政策法律库,及时关注资源丰富国家的能源资源政策及其变动调整情况。同时,持续开展矿产资源领域“走出去”风险监测评价,识别“走出去”矿业投资面临的主要风险,建立风险监测评价体系,研判境外投资地区存在风险及风险等级,进行风险提示和预警,服务矿产资源投资开发。

增强矿业企业核心竞争力提高对外矿业投资能力。从基础设施建设、自然地理环境、社会条件、竞争环境、矿业政策、与中国关系、资源禀赋、市场需求和地缘政治等方面,综合评价分析该国总体矿业投资环境。对于具体项目投资,要保证投资信息可靠、加强勘查技术验证、熟悉当地法律法规与市场环境以及实施必要的前期尽职调研,灵活选择成熟项目或者绿地项目,对不熟悉的矿业项目的最佳投资方式是“搭车探路”。

推进负责任的矿业开发。要积极落实社会责任,及时回应各方关切,更加重视当地劳动就业、基础设施建设、生态环境保护以及社会公益事业等发展,使当地能够享受到矿业开发的收益。要通过开采方式科学化、资源利用高效化、企业管理规范化、生产工艺环保化、矿山环境生态化,不断推进资源合理利用、生态环境保护和矿地和谐共处,形成绿色、低碳、循环、可持续的资源开发利用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