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 正文

“一带一路”:招金发展新高地

来源:中国有色金属报 日期:2017年11月24日 08:46 人气:

黄金产业不仅是“一带一路”建设的先行产业,而且是“一带一路”建设的中坚力量。2017年10月12日,“一带一路”黄金产业高峰论坛在京召开,在这次论坛上发布了《“一带一路”黄金产业发展共识》,“一带一路”的黄金梦想正在国内黄金企业战略构架中逐渐变成现实。

山东招金集团作为国内领先的黄金生产制造商,集黄金交易、深加工业、高新技术产业、金融业等六大产业于一体,产品链全面覆盖工程设计、地质勘探,黄金冶炼、黄金精炼、首饰加工等各个环节,成为中国黄金业最完善的集团。

随着中国近几年逐步发展成为黄金的供给大国及需求大国,以及“一带一路”倡仪的提出,连接了国内和国外的黄金供需市场,而处于战略实施范围内的西部省份,不仅坐拥众多金矿,而且成为黄金企业发展面前难得的战略机遇。

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要地点——甘肃,作为招金集团“走出去”发展战略的重要区域,正在成为公司发展活力的重要一级。这不仅借助了国家政策的“快车”,更与甘肃省未来发展规划深度契合。

2014年,甘肃省正式印发了《“丝绸之路经济带”甘肃段建设总体方案》。这份宏伟建设蓝图旨在推进甘肃建设成为“丝绸之路经济带”黄金段;2016年,甘肃省再次推出“十三五”开放型经济发展规划,明确指出将加强与国内发达地区的区域间合作,加快承接东部产业转移。

在机遇面前,招金集团寻求着机会。在“走出去”的过程中,招金进一步整合资源、主动出击,为中国黄金行业发展注入了新的动力。

“一带一路”新变革——老基地焕发新活力岷县,古称岷州,历来是古丝绸之路的重镇。以岷县为中心,甘南藏区、西南地区、河西走廊、中原地区长期进行贸易往来。同时,由于处于岷礼大型金矿末梢地带,境内矿产资源十分丰富。

岷县成为招金集团在甘肃迈出的第一步。岷县天昊黄金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01年,2004年由招金矿业股份有限公司收购,岷县天昊由此成为招金在埠外收购最早的矿山之一。

但随着多年开采,现有的黄金资源逐年减少。2015年,面对黄金市场价格下滑严重、矿山资源溃乏,公司生产开始接续不上,每日出矿量远不够选矿厂生产需求。 “2015年年初停产了2个月,由于矿石品位太低,可供开采的资源正在枯竭。”岷县天昊总经理王海林说。

在停产的时候,每个月都需要支出。王海林算了一笔账,仅在2015年,人员工资、电费、爆破材料、日常购买材料每月开支基本将近500万元。“职工情绪不稳定,甚至有离职想法的人也大有人在。”

面对生存危机,这种情况下只有探矿一条路可走。这个时候,岷县天昊公司提出“行动、效率、结果”的口号。随后,在经营层的牵头之下,岷县天昊公司立即组织了探矿专题会议。在会议中通过对已有地质资料和该区域矿产分布规律的分析研究,确定了几个成矿重点靶区。“我们采取坑探和钻探的方式对几个重点区域进行探矿,最后效果非常可观。”岷县天昊总工程师刘廷程说。

2015年,公司对鹿峰矿区内的地质资料进行了系统性的梳理与分析,确定相关重点探矿靶区。

2016年,陆续在上述靶区内发现新增储量。同时,新矿脉的发现,更是打破了鹿峰矿区内南北走向构造不成气候的传统思维定式,为以后探矿提供了更广阔的空间。全年共投入探矿费用260万元,新增矿石量13.24万吨。

初探矿效果已经显现出来。随着选厂的机器再一次转动,职工的信心逐渐提起来了。在发现新的突破后,他们立即投入了生产工程,很快就形成了有出矿能力的采场,极大程度缓解了公司的生产压力。到2016年底,所探明的资源已经能保证生产正常。

2017年,公司再次加大了探矿的投入,增加坑内钻1部、增加300米坑探工程,对矿更深部进行了探矿。截至三季度,岷县天昊有出矿能力的采场将近30个,每日出矿量达到满负荷。“按照现有的生产规模,可以维持矿山正常生产5年以上。今年到现在探矿新增金属量达到0.7吨,到年底有望达到0.9吨以上。”刘廷程介绍说。

随着探矿的成果加大,天昊公司借此深耕生产,各项指标创历史最高。从地质探矿、采矿技术、生产组织等方面着手,从节能降耗、稳定指标、设备改造、修旧利废等方面力争“多点开花”,寻求突破。对业务骨干采取压任务、压担子的方式,改善了公司面临的困境,实现了企业可持续发展。改革产生了明显效益,目前,井下日出矿能力突破800吨大关,创下历史最高。

对于有着14年开发历史的老矿山,如何焕发活力?“第一就是要有坚守的信念和信心。”王海林表示,“同时对外开发要注重周边关系的协调。”

岷县天昊公司地处高海拔、少数民族聚集区,公司对社区建设极为重视,主动与当地政府及村干部沟通,让当地因企业的存在而受益。“尽量用本地职工在企业工作。”

另一方面,公司会同当地政府,做好“双联”“精准扶贫”工作,在精准扶贫工作中主动作为,积极帮助公司驻地加快脱贫步伐,同时把全县其他贫困村也纳入视线,矢志践行企业的社会责任。在帮扶思路上,立足公司优势,重点在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开发就业岗位、强化慰问济困三大方面上发力。每年支持当地建设捐款100余万元,解决当地300多个就业岗位,历年共计为地方财政贡献4100多万元。

2017年6月2日,岷县召开全县脱贫攻坚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表彰大会,岷县天昊荣获“脱贫攻坚帮扶奖”。“坚持合规、合法经营,承但社会义务,赢得了社会各界对岷县天昊的认同、信赖和赞誉。”王海林说。

“一带一路”新引擎——开拓“丝路”上最大金山如果岷县天昊是招金集团在对外发展的一个样本,那早子沟金矿则成为招金对外“走出去”最成功的典范。

2009年2月,甘肃省合作市为整合开发境内黄金资源,通过公开招标方式,引进招金矿业股份有限公司,与甘肃省地矿局第三地质矿产勘查院、甘南州国资委、合作市矿产资源管理站四方股东共同重组成立了甘肃省合作早子沟金矿有限责任公司。

作为“走出去”成功典范,如何打造成为招金埠外丝路上最大金山?

一组数据展现出来:日采选能力达2000吨/日,达到了年处理矿石量60万吨,年生产黄金10万两,采矿回收率达到93%,选矿回收率达到81%,矿石贫化率达到7.12%,2017年前三季度,完成利润同比增加94%。

这一组组数据,完美勾勒出埠外开发最大金山的发展蓝图。“早子沟今年的黄金产量预计达到4吨以上,将跻身于国内单体黄金矿山的前八强。”早子沟金矿总经理姜桂鹏介绍说。

这样的成绩来源于早子沟金矿的一系列改革措施。

据了解,在财务管理方面,早子沟金矿偿还1.58亿元黄金租赁本金,节省财务费用445万元。“从早期收购到建设,我们投入了很多钱。现在用了半年时间已经还了3亿多元的贷款,无形之中就增加了我们的经济效益。”

另一方面,早子沟金矿加大了内部控制。今年同比采矿量大幅增加,利润也大幅提高。通过金精矿销售返还率招标,提高返还系数,年增加效益4500万元;合理减少营运费用500万元。根据总经理姜桂鹏介绍,早子沟金精矿的销售在今年年初做了2次招标,金精矿的返还系数从77%到了目前的84%,同时由于销售价格的上涨,他们的利润增加了5000多万元。

由于早子沟金矿复杂难选的矿石特点,如何提高选矿回收率成为他们最大的难题。

据了解,金在矿石中的含量极低,为了提取黄金,使用较多的是浮选。早子沟金矿是国内比较典型的难选冶矿石,含砷、锑等众多不利于浮选的金属。他们用了9个月的时间,反复做实验搞技术攻关,目前选矿回收率达到81%以上,提高了5个百分点,这5个百分点一年创造的经济效益将达到3500万元。“在国内黄金矿山是有指导和借鉴意义的。”姜桂鹏表示。

同时,他们不断优化生产流程,实现产量与效益的最佳平衡。为解决井下出矿与提升能力不匹配的瓶颈,早子沟金矿瞄准薄弱环节,完善提升运输系统改造,解决卡脖子问题。把井下溜破系统、主竖井箕斗提升系统、卸载系统、皮带运输系统改造列为工作重点,经过5个月的不懈努力,皮带及其它设备设施全部改造完成并一次性带料试车成功,实现井下运输天堑变通途。

在设备能源管理方面,全面推行TOPS体系管理,主要设备完好率达到98%,选矿、采矿单耗同比分别降低 2.09 %和 3.85 %,节省费用51.75万元;合理调节峰谷用电年可节电费128.75万元,应用四新技术16项,创经济效益达900万元,仅选矿矿浆改质机应用一项,年节药剂用量20%,创效益600万元。

同时,他们组织人员对今年2月以前的采空区进行普查,发现新可以利用资源达到53万吨矿石量,新增加矿量可使生产平稳运行3年以上,为深部开拓赢得时间。“这部分再采矿的时候成本费用就大大降低了,因为之前的巷道、溜井等设施都是齐全的,只有采矿成本和出矿成本。”姜桂鹏说。

早子沟金矿位于青藏高原东缘甘南州,是黄河、长江的水源涵养区和补给区,被国家确定为生态主体功能区和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在经济飞速发展的同时,他们牢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在甘南这个生态敏感区建立了国家级绿色矿山试点。

在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上,他们申请财政资金4500万元,采用毛石、废石充填采空区并覆土种草、植树等方式,对公司成立前的乱采滥挖破坏和老采空区、塌陷区的地质环境进行了恢复治理;投资1296万元完成尾矿库隐患治理工程;投入专项资金1000余万元,对厂区进行封闭,推动了矿山安全环保有序发展。

通过一系列矿山生态恢复治理方案,目前,早子沟金矿绿化覆盖率达到了可绿化面积的94%,矿区土地复垦率达到95%。

同时,不断加大科技创新力度,积极开展节能降耗工作,采用无废少废工艺,选矿废水实现零排放。2016年的7月开始投建的早子沟水处理站,投资3700多万元,主要处理主竖井的矿井水来源,通过处理氰化物、锑、砷等,经过两段处理,达到地表水二类水标准,成为国内矿山涌水处理后退水的标杆。

“每天都有化验监测,同时我们还会委托第三方公司每月对水样进行监测。”早子沟水处理站负责人傅海鹏表示。

下一步,早子沟金矿将建设成为西部地区乃至全国安全环保的标杆矿山。继续加强矿山绿化和生态复垦工作,使矿区绿化面积占可绿化面积的95%以上。“打造最具价值创造力的甘肃第一领军黄金矿山。”

“一带一路”新印记——打造完整黄金产业链条招金集团在收购早子沟金矿之后,在审时度势、认真调研基础上,决定在甘肃建立一个黄金冶炼企业。2012年,甘肃招金贵金属冶炼有限公司在甘肃临洮县投建。“这个企业具有良好的区位优势,首先距离其他矿山企业不太远,同时临洮县距离兰州比较近,具有相对的交通优势。”甘肃招冶负责人钱虎说。

2014年8月,甘肃招冶建成投产。设计规模达到处理矿1000吨/日,现在一期工程达到400吨/日。作为目前甘肃省唯一的黄金冶炼企业,它的建成投产进一步完善了招金集团在甘肃的黄金产业链条,也实现了对中国西部地区复杂难选冶黄金资源的高效综合利用。

目前,甘肃招冶项目采用三大核心技术,一是采用国内先进的两段循环硫态化焙烧,除砷,通过先进的制酸,使精矿里的硫转化为硫酸;二是通过锑碱浸电积工艺,回收影响金精矿中的锑金属,提高黄金的回收率;三是采用氯化焙烧工艺回收氰化尾渣中的金、银、铜、铁等金属。

作为核心车间,氯化提金车间成为甘肃招冶的技术创新的一个缩影。原矿通过焙烧氰化以后产生的金泥,经过湿法冶炼成为金锭,而氰化出来的尾渣就作为氯化挥发提金工艺的原料。

据了解,氯化提金这个技术上世纪60年代就已经研发出来了,由于技术成本比较高,对设备的腐蚀性较大成为企业投建首先考虑的问题。“目前来说,这个技术全国只有招金有。”钱虎表示。氯化提金之后尾渣则进一步吃干榨净,制作成含铁球团,成为水泥的添加剂,用于建筑材料。

而实现差异化竞争,湿法除锑车间成为企业又一制胜法宝。

由于使用早子沟金矿生产的金精矿含锑在4%左右,已经达到可以工业化应用的级别。锑作为防腐剂材料,也带来了可观的利润,据了解,通过除锑车间生产的阴极锑,占到企业利润的近三分之一。

正是由于以氯化提金和湿法除锑为代表的技术发展,招金集团正以科技创新为导向,大力推进科技进步,以全面提升技术创新能力为主线,合理开发配置矿产资源,以循环经济的理念发展资源产业,正把甘肃区域的资源优势变成经济优势。

“因为我们是新建企业,前期管理上相对粗放,今年来抓的第一件事就是责任制考核。”钱虎表示,甘肃招冶分别在企业层面、车间层面、班组层面设立内部经济责任制。

在企业层面上,把产量、技术指标、处理量、成本包括日常管理全部纳入责任制考核。同时加强制度建设,参照集团总部的规范制度,根据企业特点,把制度建立起来。

全面推进二、三级责任制考核,强调痕迹管理。各车间、科室在生产技术管理、安全环保、设备管理等方面建立全面的管理及考核办法,建立经营层、中层考核办法。先后制订了经营层经济责任制考核办法等规章制度。

在内部管控上下功夫以外,他们还面临严峻的市场环境。

2017年以来,甘肃等西部地区的一些黄金矿山由于其他原因关停,加上国内冶炼企业生产规模远远大于采选企业生产规模,导致精矿原料市场竞争异常激烈,原料采购价格、返还系数相比去年大幅度上涨,给甘肃招冶原料购进工作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为了保证正常生产,他们采取了一系列积极有效的措施。一方面,公司强化了原料的直供工作,取消中间供应商,降低采购成本。今年以来矿山原料直供比例达到了62.78%,比去年提高了57.69,在原料返回系数大幅上涨的前提下,购进原料的直接效益比去年有较大幅度提升。

另一方面,积极开发新客户。通过走出去,到新疆、青海等产金企业走访联系,取得了较好的效果,2017年上半年新客户供矿量达到了1550吨。“我们还将开发南亚、西亚等海外市场。”甘肃招冶副总经理姜鑫表示。

而在工程建设、物资采购、精矿运输、冶炼渣加工等领域,甘肃招冶全面推行招标方式,创造了显着的效益。钱虎对记者举例说,氯化车间用的氯化钙,通过供应商的价格是去年一吨1280元,现在通过和生产厂家直接沟通招标,目前价格是980元。在化工产品都在涨价的情况下,就这一项他们就可以节省180万元。

“在‘一带一路’上,我们既面临发展机遇,但同时也将承受已知或者未知的巨大压力。需要我们以清晰的头脑、敏锐的眼光、务实的作风去抢抓机遇,去迎接挑战。”钱虎说。